债务成谜 汇源果汁到底能不能救活?

2021-06-08 08:03:12
退市不到半年,汇源果汁旗下核心企业北京汇源食品走向破产重整。

北京破产法庭日前披露,已对北京汇源食品启动预重整,临时管理人北京浩天信和律所正向社会招募投资人。

背负百亿债务的汇源果汁,终于有了一线生机?

债务成谜

北京汇源食品是汇源果汁旗下最为核心的企业,创始人朱新礼靠这家企业在中国果汁行业站稳脚跟,并开枝散叶。14年前,他正是靠这家企业的助力荣登资本市场,一时风光无两。

今年2月,汇源果汁未能履行复牌条件,被联交所取消上市地位,北京汇源食品亦被殃及。

资料显示,北京汇源食品的最终控制方,是注册于英属维尔京群岛的企业汇源北京控股(27.55, 0.15,0.55%),持股比例为82.6805%。

根据北京破产法庭的公告,北京汇源食品目前拥有北京及上海等5家分公司、9家全资子公司和3家参股企业。

斑马消费注意到,北京破产法院启动对北京汇源食品重整引发社会广泛关注,这次重整对外招募的投资人要求并不低。

根据公告,投资人的实缴注册资本应不低于2亿元人民币,且最近1年意向重整投资人经审计的资产总额应不低于10亿元人民币或净资产不低于5亿元人民币。

对核心企业启动重整,对汇源果汁来说是一大利好,但汇源果汁究竟存续了多少债务,至今成谜。

公司最近一次披露年报,是在2017年。当年公司债务规模已达114.02亿元,总收入不及54亿元。

此后,汇源果汁长达3年的停牌,给足了朱新礼化解债务危机的时间,不过公众最终未能看到局面转好的一幕。

从2018年4月自曝42.82亿元关联借款未合规披露至退市,是汇源果汁留在资本市场的最后时间。这3年里,公司债务的变化状况,外界鲜少得知。

残留的价值

虽然汇源果汁早已是资本的“弃儿”,但在如今国内中高浓度果汁市场,它仍是市场占有率最高的品牌。

朱新礼上世纪90年代在山东创立汇源集团,其后北迁北京建立生产基地,经过近30年发展和布局,汇源集团成为中国唯一拥有完整产业链的果汁生产企业。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前港股上市企业汇源果汁只是汇源集团的冰山一角。除了果汁产品,汇源集团的业务触角伸向上游水果、蔬菜、茶乃至粮食种植等大农业领域,慢慢构筑了上游供应链布局。

如果从饮料产品来看,果汁产品只是汇源集团的产品之一,瓶装水、鸡尾酒、冰糖葫芦汁等产品早已出现在市场上。

推出其他产品只是为果汁产品锦上添花,汇源果汁一直把控着国内中高浓度果汁市场,它的销售渠道、品牌以及供应链并未消失,只是缩减了规模。

在规模上,对汇源果汁最为伤筋动骨的一次,是在可口可乐拟近180亿元收购公司之际。彼时,按收购方要求,朱新礼将汇源果汁与可口可乐相重叠的销售渠道砍掉,导致原有销售渠道大幅减少,21个省级销售经理离职、万名员工减半、销售人员从近4000人压缩至1000人。

收购折戟之后,公司元气大伤,企业销售体系短时间难以重建,销售收入难以得到根本性突破,公司由此失去成为千亿级企业的良机。

无人能救活汇源?

当年可口可乐向汇源果汁抛出橄榄枝,一时在全国引发热议,朱新礼养大的“猪”并未如愿卖掉。

在此之后,公司盲目扩张,最终导致资金周转困难,经营发展被严重拖累。

公司也曾自救过。2019年,还在停牌中的汇源果汁与天地壹号联姻,拟以包括商标在内的等价资产出资并持股40%,与天地壹号成立合资企业。另外,汇源果汁向合资公司以及天地壹号提供果汁生产所需原料及代加工服务。3个月后,这一被视作起死回生的拯救计划以双方分手告终。

停牌前后,公司经营乏力和管理僵化,已引发多轮人事动荡。

2019年1月至2月的22天里,公司6名高管相继请辞,其中包括行政总裁吴晓鹏、执行董事崔现国。这6人大多是仅上任半年的“空降兵”。

职业经理人入职公司又快速离开的例子更是屡见不鲜。李锦记酱料集团前CEO苏盈福、百事大中华区饮料运营前副总裁梁家祥等5人,先后被朱新礼请来担任CEO,几乎没有1位任职时间超过两年。

如果说公司自身情况复杂、复牌无望是吴晓鹏等这些高管离开的主因,那么1年之后朱新礼、朱圣琴相继退市汇源果汁董事会,则是打算彻底撒手。

尽管坊间一度传言朱氏父女闪退是为给资本进入铺路,但在这之后,并未见金主光顾这家千疮百孔的果汁企业。

朱新礼、朱圣琴退出公司管理层后,在汇源工作19年的资深员工鞠新艳接任朱新礼,执掌公司董事会。

上市14年,到头来还得靠老员工来“守夜”。